Skip to content

标签:思考

背上包就出发。

1.

前一阵子搬家。搬家自然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把东西从一个地方收起来,然后运到另一个地方,再重新拿出来放好。

我平时就有注意从简,该扔的尽量都扔。但是搬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有那么多的东西。

最要命的是,有些东西不值钱,也不能发挥什么作用,但是可能因为被赋予了一些特殊的意义,所以让人舍不得抛弃,只好每次都把它们带上。而衣物也是。有时候图便宜,或者一时兴起,买了些平时穿的不多的衣服,也许一个季节只会穿上一两次,但是就因为这一两次,自己却舍不得丢弃它。

6 Comments

別對親密的人潑冷水

愛情慢性致死之一的大兇手,就是潑冷水。(友情也是)越熟的人越容易彼此潑冷水。

人們自然而然用來對付潑冷水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反潑冷水回去,二是保持沈默,警惕自己,不再將自己快樂或得意的事告知這個人。

兩種都使雙方疏離。

有一位建築公司的高級主管對我說,他最不能忍耐的,就是他的太太有意無意的潑他冷水。當他打電話給太太說,今晚不能回家吃飯,因為公司同仁決定一起為他慶祝四十歲生日時,他這位曾是他大學同班同學的妻子馬上嗤之以鼻的說:「喔,你何德何能,為什麼人家要幫你慶生?」一句話使他滿腔熱情結成冰,心想:「早知妳這麼刻薄,下次不回家吃飯,我就不告訴妳。」其實,他的太太說的話並不表示瞧不起他,只是單純的不太會說話。

被人指責「不會說話」的人,通常很少認為那是自己的短處,反而會沾沾自喜的認為自己很「直」,暗暗以為是優點,如此一來,改進的可能性就很低。

我曾在百貨公司逛街時看到一對中年夫妻,太太剛從特價櫃上挑起一件衣服,先生馬上火眼金睛的大聲斥責:「醜死了,放回去!」太太一驚,馬上縮手,尷尬的眼神看著和她拿起同樣衣服的人,然後低頭遁去。

我們一邊以同情的眼光看著這位太太,一邊為自己的審美品味被殃及而心有不甘。肆無忌憚公開批評一個人穿著用品,構成的傷害和當面斥責他是白癡並沒有兩樣。

親子關係亦然。

一位朋友說起她和母親的關係自小就疏離,長大之後頂多能相敬如「冰」的原因,就是她母親潑冷水的專長。

她自小成績優秀,考第二名時,母親先問的第一句話竟是: 「第一名多妳幾分?」
得到第一名時後,她原以為會得到讚賞,母親卻說:「成績好沒什麼了不起,女孩子品德最重要。」

母親生日時她將零用錢買了她覺得很漂亮的生日禮物,母親卻覺得浪費錢要她拿回去換,他嘟著嘴抗議「好心給雷擊」,母親卻說:「沒揍妳已經很好了。」

甚至當她長大成人後和母親一起買衣服,站在試穿鏡前,母親也在她背後「讚賞」她「沒想到妳全身上下,就這雙小腿長得還可以。」

挑剔鬼、潑冷水、沒建設性的話可不能辯稱是「忠言逆耳」,說者不見得開心,聽者更是大大傷了心。人非鋼鐵,愛一個人能承受幾次傷心?

張愛玲曾說: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冷漠…

是啊~ 說得好,不是愛,不是恨,而是冷漠以對!

Leave a Comment

母亲之于爱人。

自己有了深爱的人,是如此不忍她远离我而去;

而母亲的当初舍不得我,现在才明白便也是同样的道理。

只不过,

一个爱得热烈;

一个爱得深沉。

1 Comment

关于我们这一代与我们上一代对婚姻的观点分歧的探讨

我目前一直认为,我们这一代的人,只要两个真心地相爱和了解,并且会为了这个家的幸福并肩奋斗,其他的一些小问题就一定可以克服。

可是今天和父母闲谈起来,他们说出来的竟还是他们那一代的标准。首先是家庭背景经济条件,然后是长相性格要温柔贤惠,能关心我照顾我。其次便是地域问题,他们认为两个人的故地如果相距很远,将来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将来两个人的婚姻和谐。

关于家庭背景的那些,我尤其不赞同。在我看来,我们这一代,只要思想还算健康向上的人,大多会把家庭背景这一点作为考虑婚姻的最后因素。而我还是坚持认为,只要两人相爱,肯为着这个家的幸福并肩奋斗,那么各自的家庭背景经济条件等等,就真的可以不在乎。我们前人的失败或是辉煌,不应该遗交给我们背负,更且,我们不是跟对方的家人恋爱结婚。

而关于长相之类,于我个人而言,当我还是个懵懂男孩的时候,我会倾慕那些漂亮的出众的女孩,而待到我开始懂得爱懂得感情的时候,我的观念变了,并且战胜了本能上的欲望。我更看重女孩的本质和心灵上的美丑。听起来可能冠冕堂皇,可这是真的。那些花枝招展的,我看看就够了,不想多少。可是我要我的老婆心一定好,本质一定要好,要善良,要有修养。至于外表,只要是不太丑,那么对于我而言,平平凡凡与天香国色没有多大的区别。

父母还说地域会影响婚姻的和谐。我想,我们这一代当中,去外地念书并且恋爱的已经很多了;而且去其他城市工作的机会也越来越多。所以,还有多少人会找一个故地的伴侣?那些大城市的还好,而那些穷山沟沟的呢?还希望他们回去么……包办婚姻、童养媳,或是媒婆牵红线之类?我的观点还是,只要两人真心相爱,那么地域问题就真的不算问题。

父母在跟我说这些的时候,反复强调了一点——“我现在还无法考虑到那些问题,或者说头脑冲动,一时坚信会为了爱而放弃外在的条件,可是待到爱冷却之后,便后悔了。”可是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坚信,为了真爱,我会义无反顾。

其实我们一直在讲,两代人之间的代沟,主要还是因为老一代人把对新一代的人的抚养责任放在第一位,他们会把他们单方面认为是“爱”的情感付出施加在新一代人身上,而很少考虑新一代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有时爱才痛苦。

2 Comments

一件小事。

一件小事

在我离开家去上大学之前,每逢去浴室洗澡,父亲总是对让别人搓背这件事很忌讳,因此常常唤上我一同去,父亲给我搓,然后我给父亲搓。

说起来,当时一家人对让别人搓背都很是不屑。一来觉得应当艰苦朴素,还没到享乐的时候;二来便是出于坚持好的生活作风的信念。

这次回来再一次陪父亲去洗澡。父亲竟主动问我要不要搓背,我有点不快地拒绝。而迎上来的搓背小二,显然与父亲已经打得火热,既是倒水给父亲,又替父亲收拾好被单。中途父亲还时不时地问我要不要搓,即使后背也可以。我自是满脸不快地谢绝。

后来等冷静下来,我便有点后悔。父亲多年辛劳工作很不容易,而且随着年龄渐长,体力自然不如从前,洗澡让别人搓背本是件很正常的事情。而我的不快,终究是因为觉得父亲的失去信念。

我便又想起了当时在去大学之前,曾信誓旦旦地立下信念:大学四年坚决不谈恋爱。现在想来,这种信念委实毫无意义,也无须去坚守了。恋爱这种事情,本就是水到渠成,何来想不想谈,愿不愿爱之分。

正如父亲的开始让别人搓背。原来我们当时都错了。苏格拉底有言:一种事物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只要那些事物不涉及我们内心深处的一些本质存在,我们实在无须立下信念去抗拒。只要怀了好的心态,随遇而安才是真。

Leave a Comment

关于开价的探讨

开价犹如求爱,谁先开口谁就陷入被动地位。

最近企图赚钱,所以今日联系了一家(小)公司,拨了电话过去。客套话之后,自然要谈到压轴的价格问题。在我眼里,那些小公司通常会把经济放在首位,而服务质量居次。因此每次和那些我称之为“小作坊”的公司打交道谈到价格时,我总会——或者精确地说是只会这样说“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心理价位是多少,因此根据你刚才向我的介绍,我只能给出个初步的价格,大概****左右。当然,具体的价格要等到我们进一步了解磋商之后才能最终确定。”

这几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总会很提心吊胆。一则怕我开出的价格高于商家的心理价位很多,商家电话里客客气气地跟我说话,没准刚挂了电话就唾沫星子飞溅“你小子才几斤几两,敢跟老子开这么高的价格?!”或许一个小生意就因我开的“天价”而夭折了;二则我更怕的是我开出的价格低于商家的心理价位,这些小生意本来就是能多赚就多赚,所以自己变得抠门也不足为奇,通常都会因一两百的来去耗去不少口舌,可是要是让自己亏本确是自己怎么也不情愿的事情。
因此,要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市场,开出个能让自己多多益善,同时能让商家接受的价位,实属一件困事;或者几乎不可能。

至于商家,当然也分很多种。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奸商,跟他们做生意谈价格,多半说得都不是实话,所以起初我就把价格开得恁高,因为成交价格都是到最后,甚至最后分手时才敲定。而且有时,钱还要分几次付,要是不催一催,八成就收不回来;商家里当然也有坦诚的一种。坦诚的分两个来源,一则为进入商道不久,没有什么经验的那种。和他们谈生意开价格,我通常也遵循善有善报的原则,实价实开,不唬弄商家,商家也不在价格上斤斤计较,最后双方合作得很愉快,通常还会吃顿饭,然后发出“生活真美好啊!”“人之初,性本善。”“世上还是好人多啊!”“他妈的不交你这个朋友,我就一纯大傻B!”之类的感叹;另一种坦诚的是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的,也就是所谓的真正成熟的那种。对我开的价格,他们通常心知肚明得差不多半斤八两。因此我也没有必要周旋费舌。双发合作后感觉很默契,而自己进步也不少。

而我今日遇到的商家,既不属于奸商,也不属于坦诚类的任何一种。略微介绍说,那是家江民急救中心,兼做些电子数码产品的中小型公司。老板是那种自己创业但是又不很具创意,但仍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并且坚持着做下去的人。因此当我开出“1000左右”的价位时,他有点木讷,木讷之后跟我说他能接受的心理价位在五六百。我当时立马感叹,自己将来一定要去大城市赚钱。但是他随后又跟我说,钱不是问题,只要做得好,值那么多钱,他一定出得起。看,我说过他是个有些自己的想法并以此为居家旅行必备之品的人。我挂完电话之后便说了一句:老子就是要做个能让你心服口服掏1000的东西出来。

由此想,把开价比作求爱实属再恰当不过。男欢女爱,本就是一场买卖。谁先向对方示爱,就显示出谁更迫切,因而把是否选择自己的主动权让给对方;这正如开价后,出价的那方首先暴露自己的想法,而让对方可以根据出价方暴露出来的价格,重新考虑出更有利自己的方案,出价方无疑也就陷入了被动。此外还有一种情况:自己明知对方很爱很爱自己,爱到没有你对方就会很痛苦的地步,因此示爱之后,自己并无被动可言。同理,商家中如果有一方的产品是对方的唯一提供方,当然即使首先开出了价格,也会处于强势地位。不过,随着人口的多元化和“哪里能赚钱,就往哪里跑”的观念根深蒂固,前面的假设通常都很难成立,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

58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