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之行(上篇)——身在Brno心在Shanghai。

对一个第一次出国的人来说,只要前往的国家没什么危险,我想或多或少都是神往的。我也不例外。
因为工作之需,我获得了一次去捷克公司总部培训加游玩的机会。算上来回共计8天。我很欣慰现在我还能坐在这里写博客,因为我走之前连遗书都写好了。

下面说一说这次行程的大致过程,我一直拖到现在才写,其实是因为一来不想有炫耀之嫌,二来出行时间较长东西较多,我也容易漏掉点什么,三来也一直找不到兴致。因为文字会很多,所以我分上下篇来写。这是上篇。

总体来说,这次去捷克之行的心态是有点复杂的。一开始得知要去捷克时充满了狂喜和忐忑。狂喜的原因自然不用多说,忐忑则是因为途经的国家都不是说英语的,我很担心自己的英语水平,而且第一次出去,就这么遥远且这么周折,谁还不提点心掉点胆。签证的申请也不是很顺利,但还还好走之前最后一天成功拿下。

踏上Air France的航班后,看到飞机上有不少中国人,我稍微平静了些。随后有几次与老外对话的机会,说的不错,所以慢慢的,英语的问题渐渐不再放在心上。十一个小时的飞行,是件挺折磨身心的事儿。我怀疑这样的航班坐多了,肯定会很厌倦。尤其是这十一个小时是在天上呆着的,并且还要倒时差。我坐在经济舱,所以苦上加苦,只能忍着,还好有新鲜感和兴奋感支撑着我。在飞机上的第一餐,要了个French meal,结果夜里别人在睡觉,我去了三趟厕所。快到巴黎的时候又吃了份早餐,依然是冷的蔬菜、香肠等等,所以这时候,担心英语的心放下来了,饮食问题却接踵而至。

于是终于到了巴黎——戴高乐机场。第一感觉,机场挺破,顿时觉得还是浦东机场好啊——刚踏上别国领土,爱国之心果然随之而来。出关的时候需要排一个小时左右的队,期间发现黑皮肤的亚、非洲人很爱插队。欧洲的可乐很贵,自动售货机里要买2.5欧一瓶,不知道是不是在机场里出售的缘故。热爱本国语言的法国人民不说英语,以至于我要买一杯hot drinks except coffee,服务员就是听不懂。机场上WIFI是要收费的,法国人民的狐臭原来和他们产的香水一样名不虚传。



从巴黎到布拉格,只要一个多小时的飞行。从布拉格机场出来,我就直接去了公司所在的捷克第二大城市:布尔诺(Brno)。开车要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正好用来让我形成对欧洲、对捷克的初の印象——天很蓝,阳光很明亮,高速两旁有大片的草原,绿化覆盖率相当之高,看不到什么好车,基本上都是简陋的两厢srv……

到了布尔诺,也快要看见公司总部。接近20个小时的飞行,那颗一直悬着的心,这会儿总算找到了暂时的归宿。在欧洲阳光的照射下,似乎真有那么一点微妙的变化……

第一餐是老板推荐的烧鹅,并且喝上了原汁原味的捷克啤酒——号称每年喝的比德国啤酒还多的啤酒。烧鹅量很大,依然是清一色的肉类为主的饮食,啤酒是用大杯装的,酒量不佳的我也能品出与中国啤酒不一样的地方——没有苦涩的质感,取而代之的是纯正的啤酒花酿造的味道,酒精含量也不是那么高,只可惜我还是没能喝掉一杯。

大概是喝了啤酒的缘故,加上在Aif France上拉肚子牺牲了睡觉的时间,所以回酒店后就睡上了,一直睡了10个小时,以至于第二天当地时间4点多就醒在床上,倒时差对新人来说,难度还是不小的。

从酒店9楼俯瞰布尔诺。

接下来就是去公司培训的日子了。
捷克人很少,早上上班高峰期大概也看不到一共20个人在马路上走。印象最深并且直到现在也能让我津津乐道的是那里开车的文明程度。在捷克,不论在布尔诺还是布拉格,七天的时间里,我一直没听到过一辆车按过喇叭,哪怕是在交通不好的情况下。我甚至怀疑那里的车是不装喇叭的。而且,在要过马路的时候,按照我们的习惯,人看到车来,是要让车先行的,毕竟对于车来说,人是弱者。但是在那里,当我过马路准备避让一辆车时,他会在我前好几米就减速,然后停下来让我先过,尽管我已经示意我在让他先过。这样的方式,一开始让我感到尴尬,以至于好几次我和车都停下来等对方,所以习惯了之后,我就形成了过马路不看两边车辆的甚至有点“趾高气昂”的气势。

这样的经历,也是刚去捷克那几天,我有处处认为那里比中国好的想法的主要促成原因。后来有一天给爸妈打电话,爸爸冷不丁地跟我说,出国在外,不要总说中国哪里哪里不好,你要知道你出去了就是代表了中国,就算中国再不好,那也是你的祖国。爸爸这几句冷峻严肃的话,让我猛然有点醒悟,所以我也开始调整我对捷克,或者说,对除了中国以外的国家的观察角度和方式。到后来,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这是布尔诺的市中心。电车会从这里穿过。

前面说到马路上人少,在公司总部亦是如此。接近三层楼的格局,但是见到的人不超过五十个。人确实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里有员工在家办公的习俗。没有考勤,也没有明显的等级划分,老板和下属谈笑风生,外人看起来几乎无法区分。我很喜欢这样的环境,真希望国内也能这样。以前在国内看到某某杂志采访国外的著名公司、办公环境、某某牛X的长得要么很原始要么很朋克的专家,在这里我都一一目睹了。两台24寸的显示器,竖着拼起来用来写程序;休息室里有各种吃的、各种游戏设备……当初我们羡慕得要死要活的,其实不过尔尔。

上班的路上会看到很多典型的欧式建筑群,捷克这点做的很好,对历史古迹保留得很完好。当刚开始看到布尔诺马路两旁不管公寓还是饭店,都是清一色的我眼中所谓的“欧式建筑”时,我满心好奇,五颜六色的楼宇,每一栋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以至于看到每一栋都想拍下来做纪念。到后来审美疲劳,也不觉得怎么。不过布尔诺的教堂确实是华丽和庄严。撇开悠久的历史不说,进了教堂,你抬头看高耸的楼顶,那宽敞的视角,用石头堆砌成的华丽造型,墙上每幅都代表着一个传说的壁画,以及够过五彩玻璃折射进来的光彩,你将叹为观止并肃然起敬。但是后来,教堂看多了,我忽然产生个想法,那些教堂外的不知名的类似十字架的雕塑,大概跟中国的寺庙外的菩萨雕塑等差不多一个意义吧,所以,大概也是少见多怪而已。

欧洲的正餐,我想亚洲人吃起来会很不习惯。一次欧式正餐,大概要分类似Starter, Soup, Main Course, Dessert四个阶段。而且每个阶段使用的餐具还不一样。期间老板带我去吃了两三次正餐,每次差不多都要花费两个小时。每个阶段都是还没吃过瘾,就要等一会儿再吃下一个阶段。西餐不讲究中餐的烹饪,所以大概是个人饮食习惯的缘故吧,那几天吃的再贵的西餐,我都没觉得能赶上一个普通四川饭店做的“酸菜鱼”……餐间自然是要喝酒的,啤酒、红酒因人而异。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啤酒最便宜,红酒其次,可乐和矿泉水最贵,这大概就是一个盛产啤酒和红酒的国家的特色吧。

所以当我过了两天顿顿要么是肉,要么是面包的生活后,我是多么急切渴望能吃到一顿中国菜,给我一碗白米饭和一碗番茄蛋汤就行。下班后四处游荡的时候,有幸找到家浙江人开的“台湾便当”。我再也写不出小学作文时提到放学回家吃饭时用的那些“如狼似虎”“一溜烟似的”词儿了,但是我觉得我那时应该就是那副模样,而且明明很兴奋很想立马就吃上,但是却故意不流露出来故意装淡定,我想这才是幸福的极致表现吧。老实说,菜做的一般,如果同样的菜出现在上海的饭店里,我想这家饭店我是再也不去的。但是我吃的很开心。店老板听说已经在布尔诺定居了,所以把家人也接了过来,一起开了家中餐馆。店里的背景音乐放的是“任贤齐”的歌,你要知道在国外能听到一首“心太软”是多么的荡气回肠呐……店主的两个小孩也在这生活,我吃饭的那会儿,他们正在用笔记本看中国的动画片,年长的小孩已经上学了,在布尔诺的一所小学,我问她会说捷克语吗,他说会一点。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这是我吃了5天的西式早餐。

台湾便当,为数极少的中餐馆。

捷克盛产水晶,个中缘由我不大清楚,大概是靠近奥地利吧。波西米亚水晶在这里很出名,价格还好。

培训的时间过得有点快,我还没调整好时差,依然是每天四五点就醒来,但是我还有两天就要回家了。

虽然下一站是布拉格,但是我已经感觉到我似乎归心似箭。

(上篇完。下篇将带你领略布拉格风光。)

《捷克之行(上篇)——身在Brno心在Shanghai。》上有5条评论

  1. 公司真厚道,这样的机会实在好,照片里的天空和事物实在干净。
    八卦专员表示,其实对遗书比较感兴趣……
    常常觉得如果不得不离开人世,有那些在乎的人和事,心里有话没有机会说是件多么遗憾的事,如果有误会未曾解开则更是冤枉。
    只是怀着侥幸从未写过,每次都还顺利,暗自觉得是不是父辈给自己积下的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