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

晚上九点的二号线。这一站上来不少人,其中有一家三口,小孩很小,大概五六岁,但是这时候已经没有座位,小孩只好靠着扶手栏杆坐在地上,应该是来上海世博旅游的,估计很累了。

可是我并不想让座。我今天走了不少路,我这鞋子,路一走多了,脚就会很疼,而且我要到终点站下车。我想我的理由足够充分,所以就摒着继续玩手里的NDS,眼还时不时往那小孩瞟。

车子启动了,小孩因为惯性差点摔倒。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让座,我心想还真是奇怪了,难道其他人没看到这小孩,还是他们跟我一样有他们自己充分的理由?我如坐针毡,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向那小孩的妈妈,看着她,然后手指指小孩,再指指我的座位,小孩的妈妈似乎一开始没明白,迟钝了一下,过了一小会儿,朝我尴尬但又友好地笑了笑。

我回头一看,我的座位上已经挤进了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女生!脸上荡漾着抢到座位的沾沾自喜。我顿时很不满起来,瞪着她们,但她们似乎丝毫没有察觉我是给小孩让的座,依然用她们拙劣的方言聊着天。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指责她们,只得一直瞪着她俩。她们的眼光有时候会移向小孩那里,但是似乎仍然没有意识到。

又过了一站,又上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那种可折叠的小板凳。她看到了那个坐在地上的小孩,于是拍拍小板凳,示意小男孩坐上去,小男孩的妈妈看到了,感谢地拉着小男孩的手,不让他坐,然后说了声——“阿里嘎多”……

小男孩的父亲也微笑着说了声“阿里嘎多”。

这时那两个女生看到了我还没下车,彼此低语一下,然后再看看那个小男孩,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我倚在栏杆上继续玩我的NDS,但是心思已经玩法专注在上面了。

又过了一站,小男孩一家下车了,小男孩的母亲看着我,说了句蹩脚的“谢谢”。这一站是重点景区,人很多,上海地铁的习惯是下车的人还没下完,上车的人就开始往里挤,大家都很珍惜时间,都很怕自己挤不进这趟车,尽管下一趟车两分钟之后就进站。小男孩的父母走在前面,他们没有拉着小男孩的手,小男孩只好一个人顶着上车的人流,挤出车外,我突然才注意到小男孩身上背着个大大的书包,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而他的父母什么也没有拿。

我于是想起来日本的早教教育,那么刚才为什么男孩的父母不抢我让的座位,不让男孩坐小板凳,也就不足为奇了。我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

话说最近打开网页看新闻,满目尽是愤懑,不是洪水,就是爆炸;不是杀人,就是撞车。结合上述事件,你说要我怎能重拾本就脆弱苍白并已支离破碎不堪的爱国之情?

《对比。》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