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到床头的冬日下午。

阳光洒到床头的冬日下午,我让自己用一极柔软且极舒服的姿态,横着睡,竖着睡,趴着睡,躺着睡,抱着枕头睡,腿跷着墙头睡。

我半眯着眼,浅浅地,浅浅地……不知道自己是睡了很久很久,还是本就一直没有入睡。我想,此时我脸上的五官和神态定是平生里最令人嫉羡且是曾出现过的最丑的一回。每每想到此,我就更要让自己慵懒下去,便要去寻找更柔软更舒服的姿态。呵!幸福倒真是件很简单的事儿。

阳光在我的床头梳下斑驳的时候,大概也就一个钟头左右的功夫。我恍惚觉得自己身上已经蒸出了汗,真用了手去一摸,却滑溜得很。于是一会儿伸出手来,把腿甩出床去,一会儿又掖一掖被子,缩起身子来。我不知道这样的午后,有多少人能够和我一样,可以努力让自己忘记时间忘记环境,可以不知足地“吞噬”午后恬淡阳光下的温暖,松弛与静好。

于是我只得偷偷地在心里微笑。我决定好好睡一下子了。但愿我会在这个阳光洒到床头的冬日下午,轻轻地,梦见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