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R杭州小忆。

本来说从杭州回来后要好好歇一歇的,没想到一晃一个月过去了,竟是仍然片刻没有休息。

周末来公司做点事,趁着机器跑任务的空当,写点东西,回顾一下最近的事情,也好多少给久不更新的博客积点人气。

去年ISF 2011是我第一次正式参加安全界的会议,时隔一年,期间经历了慕尼黑的CARO 2012,到今年的AVAR 2012进行演讲,每一步都算是不小的成长,很累不过还算充实。

演讲这事,听起来有些风光,但如果想给听众带来点真材实料,其实是要花不小的心血。单单持续研究课题就不到两年,而整理成中英文的论文,再到写演讲稿以及准备演讲,这些也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还好最后的演讲还算满意,现在看来虽也有不足的地方,但毕竟是第一次,尚可接受。

AVAR期间也有幸再次见到了捷克总部的同事。不出所料,那位老兄仍沉醉于上次来京时我招待他的烤鸭,于是,我们一帮从北京来的爷们愣是在杭州找了一家全聚德。

 

在AVAR上演讲。

 

这也是我第二次去杭州。说起来还挺有趣,上一次去杭州是三年前阿里云的面试,那时纠结于AVG和AliCloud之间挺长时间。而有趣的地方则是从杭州回来后,居然也是在AVG的转折点,所以,大概,杭州还真是个神秘的地方。

去了九溪,九溪真的很美。一个人近乎暴走,纵穿了九溪,不虚此行。用iPhone拍了些照片,但照片跟当时身临其境的心境终究差得很远,可惜。

 

 

IMG_0647

 

 

 

按“小诺老师”的指点,去吃了这家“咬不得”生煎。果然是咬不得,吃第一口就溅了一身……

 

 

从九溪回来后,有幸与小丫同学小聚,有趣的是还正逢她一手下过生日,我就误打误撞蹭了顿饭。席间听到各位屌丝男女谈及杭州的房价,我这个在帝都漂泊的屌丝不禁阵阵感叹情何以堪。

可能真是因为在北京生活久了,再次来到杭州,竟觉得杭州的绿化是如此的怡人,当时还有想在杭州定居的冲动,不过如果杭州的出租车能开得再慢些就更好了。

末了,扯句文不对题的。2012年里各种变数,从年初到现在几乎没有停歇过。眼看还有半个多月就要过去,但愿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发生。今年就不打算写年末总结和新年plan了,拍拍尘土,直接上路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