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 2012欧洲之旅。

维也纳

Student Agency的黄色大巴平稳地行驶在布尔诺通往维也纳的公路上,我望着窗外旷野上一望无际的绿色,心旷神怡。

红房子,绿草地,风车。也许这远非维也纳的全部,可我却早已为这自然美景深深折服,原来在科技和工业发达的欧洲真的存有人与自然如此和谐的地方。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在这里生活,我如是对自己说。

途中突然发现的一片湖,湖水很清澈。再好的相机也比不上人眼的身临其境。

车辆在大片的绿地之间自在行驶。

 

大概是因为郊外的缘故,能看到稀稀落落的红房子。

 

时不时地能看到的风车阵列。

 

维也纳市内的一条河,不知道是不是多瑙河。

 

维也纳机场,不大,没有特殊的气势,大家对待它的态度就像对待一个车站一样。

 

布尔诺

这是我时隔近两年第二次来布尔诺,上次是夏末,这次则是初夏。也许很多人对捷克的了解只停留在布拉格,布尔诺是米兰昆德拉的故乡,是捷克的第二大城市,相对布拉格,布尔诺显得更安静和适合居住。初夏的季节,气候宜人,到处可以看到骑着山地车和轮滑的年轻人,自由自在闲散舒适。

布尔诺的游记,我在上一篇中基本已经有所提及。这一次趁着培训结束还有时间,我在布尔诺的市中心又走了一遍,对这座城市的轮廓有了更深的印象。住的酒店在布尔诺的市中心,出门不远就能来到布尔诺的标志性建筑:圣保罗大教堂。

 

这座教堂其实上次已经来过,只是这次才知道它在布尔诺的重要地位。

 

教堂里面的模样。

 

从教堂上看俯瞰布尔诺。

 

教堂附近有一个小型的菜市场,因为早听说过捷克的水果茶不错,所以猜想水果应该也不赖。这时似乎正是草莓应季,所以花了30克朗买了草莓作为晚饭,没想到好酸,是因为没加添加剂的原因吗。

 

慕尼黑CARO 2012

德国人民的严谨世人皆知。这次在慕尼黑的五天,我也有了这样的感受,从机场到酒店的班车,让司机多等5分钟也不行;CARO会议里的德国人从来不迟到。而且这是一个以信誉为本的民族。地铁里无人检票,也无需刷卡进站,全凭自觉;酒店里check in只要凭一张打印的邮件就可以让他人代付款,酒店里吃饭都是客人报哪个房间号就按哪个房间收费。慕尼黑的治安在欧洲也算是非常好的,城市里的马路和绿地都收拾得非常整齐干净,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轻松安逸。

CARO全名为Computer Anti Virus Organization,是欧洲一个非盈利性的计算机反病毒组织。CARO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安全峰会,召集全球各家安全公司的技术人员针对当前热门的计算机安全威胁和技术话题进行交流讨论。

今年CARO的议题是”The Web is broken”,主要谈及如今互联网涉及到的安全威胁越来越多,包括银行帐号的窃取、垃圾邮件、用户隐私窃取、Flash&Java漏洞的逐渐增多,以及随着HTML5的推广,Web将成为安全领域上更重要的一块领地。

我有幸获得参加今年在慕尼黑举行的CARO 2012峰会的机会,和来自全球各家安全厂商的技术人员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着实是一次非常棒的经历。除了探讨了这些有趣的技术话题之外,social network也是CARO更看重的一点。

CARO期间我们参观了世上历史最悠久的酒庄,品尝了堪称德国最好喝的啤酒——唯森啤酒。尽管我酒量甚差,但还是喝得差不多要醉过去。

位于巍茵斯特凡(唯森)山巅之上,世界上最古老并留传至今的啤酒酿造厂,对到福来盛的来访者特俱魅力。在那里,巴伐利亚国家啤酒厂唯森酿造并供来宾品尝最高质量的啤酒。根据巴伐利亚地道的传统,在啤酒屋和充满阳光的啤酒园里品酒交谈同在一流社交餐馆里细品佳肴一样雅情畅漾。几乎在一千年之前,巴伐利亚国家啤酒厂唯森还是一个由天主教本笃会修士建立的修道院啤酒酿造作坊,后又成为巴伐利亚皇家啤酒厂。今天, 作为目田省州巴伐利亚国家啤酒厂它是一个以私有经济管理模式进行运作的现代化企业。

酒庄的全貌。

 

酒庄的标志。

 

里面存放的是发酵的啤酒。

 

烤乳猪端上来!

 

吃起来跟北京烤鸭差不多,外酥里嫩。

 

再配上一杯啤酒,你会想就这么一直呆在慕尼黑算了。

 

CARO结束后,我们有一天的自由时间可以游览慕尼黑。慕尼黑的著名景点很多,尤其以天鹅堡和博物馆著名。由于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而天鹅堡在郊外,故只得放弃。最后综合考虑各个景点的地理位置,我们最终选择了玛丽亚广场、德意志博物馆、安联球场、宝马博物馆和国王广场作为我们此次的目的地。

玛丽亚广场

玛利亚广场慕尼黑市中心的一座广场,形成于1158年,得名于广场中间的玛利亚圆柱(Mariensäule),圆柱修建于1638年,庆祝赶走瑞典人的军事占领。圆柱基座上有四组青铜雕像,四个小天使斩杀人类憎恨的四个妖怪,狮子代表战争、蜥蜴代表瘟疫、龙代表饥饿、蛇代表无信。慕尼黑的旧市政厅(Altes Rathaus)和新市政厅 (Neues Rathaus)都位于这个广场上。后者建于1867-1909年(二战后重建),是一座佛兰德斯哥特式建筑,其正立面的长度超过300英尺,以精美的石雕装饰、260英尺高的塔楼-和钟琴,连同附近的圣伯多禄教堂、慕尼黑圣母教堂的双塔,构成该市天际线最独特的特征之一,也将玛利亚广场列为慕尼黑十大名胜之一。

这个就是“玛丽亚圆柱”。

 

我们去的时候不太巧,市政厅正在整修。

 

这个角度看气势不错。

 

玛丽亚广场附近的圣母教堂,这座教堂以其红砖和两个塔顶出名,也是慕尼黑最重要的标志。只可惜当天也在整修。

 

在慕尼黑,出租车几乎都是奔驰。

 

在旅游景点去看到一位把自己装扮成白雕的美女,只要你给她硬币,她就会像木偶一样表演一连串的动作。

 

离开了玛丽亚广场,下一站是德意志博物馆

德意志博物馆德语:Deutsches Museum)是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博物馆,位于德国慕尼黑,有50个科学技术领域的大约28,000件展品,每年有大约130万访问者。该博物馆开放于 1903年6月28日,Oskar von Miller召集了德国工程师学会(Verein Deutscher Ingenieure,VDI)会议。

德意志博物馆在馆外看并无特殊之处,但是馆内却别有洞天,陈列了包括造船、机械、航天、轻工业、医学以及现代电子的展品。如果要细看,至少得花上一天的时间。我们时间有限,所以只好走马观花了。

博物馆入口,很朴素。

 

好多的灰机。

 

汉莎飞机被肢解,终于知道飞机里面的构造了。

 

安联球场是本次慕尼黑之行必去之地,虽然我不是拜仁的球迷,不过能亲眼目睹欧洲豪门的主场和06年世界杯的揭幕战场地,怎么能错过。

安联竞技场Allianz Arena,因冠名权售予德国安联保险公司而命名)是一座位于慕尼黑北部的专业足球场,2005年4月正式启用,由2005/06球季开始成为德甲劲旅拜仁慕尼黑及德乙下游队伍慕尼黑1860的新主场,两间球会离开了于1972年使用的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球场也是2006年世界杯揭幕战的比赛场地,并举行3场分组赛赛事,1场复赛赛事及1场准决赛赛事。球场由位于瑞士巴塞尔的“赫佐格和德默隆事务所”(Herzog & de Meuron)和德国汉堡的“冯·格康事务所”(Meinhard von Gerkan, Volkwin Marg and their partners,简称GMP)联合设计。

安联竞技场可容纳66,000人,内有3间日间托儿所,1间球迷精品店及1间总面积达6,500平方米的餐厅,在球场旁边有一个全欧洲最大的停车场,可以能容纳10,500辆汽车。

 

和大部分的球场一样,安联球场在慕尼黑北边的郊外。不过虽是郊外,不过周边的环境还是很整洁。

先来个远景,看到快要到了,情不自禁地雀跃起来。

 

近景,继续跳!

只可惜我们去的那天正好快要赶上冠军杯的决赛,球场封锁,无法进去参观。后来拜仁在这里面输给了切尔西。

 

提到德国,就不得不提到德国的汽车,提到德国汽车,就不得不提到宝马。宝马的总部坐落在慕尼黑,我们的下一站就是去参观宝马大厦宝马博物馆

宝马总部大厦和宝马博物馆相邻,前者是少数从上往下建造的建筑物之一,后者的外形呈碗状。

 

上图看到的天桥连接的是宝马零售店,看上去更为豪华。零售店外面放了好几辆宝马的摩托车,可以随意骑乘。

 

我喜欢这一辆,好吧,请忽略我猥琐的表情。

 

进宝马博物馆参观需要花上8欧,里面陈列了宝马从发家到现在的成长历程。

这辆是007的拍摄用车。

 

这辆赛车给宝马车队拿过几次冠军。

 

这辆小车可爱吧,看其专用车位就知道它的地位不一般。

 

木头雕刻的车,应该是为了设计外形用的。宝马主张的是线条之美。

 

宝马出的一款纪念版超跑。

 

宝马博物馆里有一整面墙用来展示宝马摩托车的发展史。下图是1998年推出的,是我最喜欢的一辆。

 

此行的最后一站是国王广场,听上去很气派的名字,其实却是一片空地,周围有几个欧式的建筑,看着像圣斗士里的黄金十二宫。

 

离开了国王广场,此次慕尼黑之旅就算是划上了句号。

 

这次的欧洲之行重新建立了我对欧洲的一些看法。两天的技术峰会,让我能跟不同国家不同厂商的技术人员面对面地探讨技术,知道了国外的技术人员在做什么以及他们的行事风格,这些都是新鲜宝贵的经验。欧洲诸多城市的绿化覆盖率,空气质量,城市的规划和建设,人们生活的状态,这些都是我所期望的。维也纳美丽的郊外,和慕尼黑的认真守信,最终让我不禁有了“生活在别处”的感叹。

(完)

《CARO 2012欧洲之旅。》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